fucphysics

your paradise is my idea of dying


大門亞邦說到做到好嗎

[未授翻][AH]'til you fall from grace(1)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2815

作者:paperclipbitch

Pairing:Alex Summers/Hank McCoy

 


吸血鬼AU

未校正

 

----------------------------------------------------------------------------

不只因為他不會發光,Alex怎麼說都不像該死的暮光之城裡面那些溫順馴服的吸血鬼;況且無論如何他們都無法不喝人血。事情沒這麼簡單。但他倒是已經好些年不殺人了,因為屍體出乎意料的,永遠難以處理,而且如果凌晨三點你得想辦法把一具屍體弄進垃圾箱裡,血浸溼大衣,你也會開始思考人生意義。所以,Alex步上了這個人稱”教授”的傢伙的後塵。理論上”教授”是最老的始祖級吸血鬼之一-但看起來了不起三十幾,而且如果你喜歡容易良心不安、掛著和藹可親微笑的矮小英國男人,他很辣。說真的誰能不喜歡他?他訓練了Alex並教會他何時和如何停下,現在他會禮貌的事先詢問,並在事後帶他的晚餐們到急診,然後為他們支付保險不給付的部分什麼的。

 

如果撇開撕裂動脈的部分不談,不得不說這樣實在十分道德。

 

Alex一點都不介意醫院。事實上,當年他就是在醫院裡死掉的,但他其實沒什麼印象了,因為當時他正忙著流血然後癱平。在停屍間裡醒來不是他遇過最糟糕的經驗,但他身上那件無法覆蓋整個臀部的袍子讓他有點冷,以一個重新來到世界上的邪惡吸血鬼來說,這實在遜斃了……好在後來克服了,只是他還是對醫院能避免則避免。Sean則一直是噢,醫院,凶兆,老兄之類的但同時Sean是那種不管嗑了什麼要命的東西最後都會沒事的神奇傢伙,還擁有組織出完整句子的能力,就算以不死之身來說還是頗令人佩服,值得頒個獎牌給他。

 

最近的這間醫院就像其他任何醫院;擺飾醜的可以,人滿為患,四處充斥著讓人顯得褪色而了無生氣的燈管,以至於沒有人多看Alex一眼。無論Sean在嗑嗨了的晚上說了什麼他就是不可能發光,但他現在全身慘白到人們都想確認他是不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哈)或是可怕的傳染病(哈哈)。這實在不是個Alex會想消磨時間的好地方,但作為不用處理血跡斑斑的衣物和忍受良心時不時作祟,譴責自己(嘿,那些屍體怎麼樣了)的代價,一個月泡在裡面幾個小時確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今晚市中心的哪間酒吧大概發生了鬥毆,成堆爛醉如泥的傢伙四處躺倒,玻璃碎片從各種不該出現的地方穿出,即便是血這麼美好的東西,味道充滿整個空間還是讓Alex頭痛。而且,,那些是已經開始乾涸凝固的血。Alex一直都偏好新鮮溫熱的血,好吧,在非常時期他或許光顧過血庫;如果你不在意蓄電池的酸液的味道,血庫其實很不錯。今天的晚餐-一個把自己塞進緊的誇張的牛仔褲裡的漂亮金髮女孩-Alex保持著眼睛半閉的狀態;他沒有特別中意她,只是有時候老掉牙的刻板印象就是那麼有趣-她恢復意識跟失去時一樣快。她只需要輸個血然後補充一點鐵質,一天之內就沒事了。Alex偶爾會因為一個月內帶來太多情況相似的病例而被質問,但他編了個他常去的陰暗小酒吧的故事並且強調自己是個好撒瑪利亞人,醫生,總而言之,作為優點,吸血鬼的嘴是很巧的,至少目前還沒有人拿出蒜頭(沒什麼鳥用)十字架(會癢)或木樁(不得不承認確實有殺傷力)過。

 

Alex一向不會造成太嚴重的傷口,所以他的晚餐們通常被留給實習生,同時讓實習生們覺得被需要,並且因為不必處理嘔吐或喜歡把各種玩意黏到身上的小鬼充滿疲憊的謝意。Alex有點同情不得不值晚班的人;他自己的人生就像值一場大夜班沒錯,而他也不是從沒渴望過陽光-但事實上只要天空稍微比烏雲密布的大陰天亮上一點,他的皮膚就會開始像龍蝦般發紅,所以他也沒什麼選擇。但這些孩子臉上滿佈鬆垮和疲勞,養在黑暗裡的植物一般,活在這個充滿吸血鬼和愚蠢的醉漢和認為凌晨四點是嗑藥過量的好時機的人們的昏暗的世界。

 

到底誰會覺得綠色是個治癒且適合塗滿整面牆的顏色,還有那邊那個傢伙,當他們拔出他腿裡的酒瓶碎片時還會笑得那麼開心嗎?Alex正在思索時一陣緊張的乾咳聲打斷了他:”Blaire小姐?”

Alex的晚餐迷迷糊糊地發出聲音確認,然後他抬起視線看到眾多飽受咖啡因折磨的實習生們中最新的一位,身上的袍子大的有些不合身,低頭看著他。對方又低頭看看紀錄,抬頭望向他。”那你一定是…Summers先生了。請問你跟病患是什麼關係?”

 

多麼生硬,但還早呢,而且Alex是多麼喜歡這些認真賣力的實習生。

 

“只是一個關心他人的市民,”他輕鬆的回答,緩慢的拉長語調,加上一抹迷人的微笑,意味著他不應該問任何問題。

 

那個實習生微微皺起眉,遲疑了一下後伸出手。”我叫Hank McCoy,”他說。Alex回握住他,並且因為讓人害怕很有趣所以維持著臉上的冷笑。這種恫嚇的能力並不是吸血鬼天生就有的(Sean也試過,他真的很努力,但無論做什麼他看起來頂多就像個莽撞的青少年)但這讓他有了一些他還活著並且努力想當個很酷的人時所沒有的優勢。”我們會帶Blaire小姐去做一些檢查。發生…意外時,你在現場嗎?””沒有,”Alex回答,”我找到她時就是這個樣子了,我想我最好還是帶她到一間什麼醫院吧。”

 

他該死的每次都說一樣的話。大概值晚班的人都累到沒閒暇檢查病歷了吧。

 

“你做了正確的事,”Hank告訴他,對啊他們總是那麼說。Alex十分確定他能開班授課如何應對病人了;他肯定已經聽過每句照本宣科的台詞。”你希望陪著她嗎?”

 

Alex還是維持著半個微笑,”我得要回家了,”—不盡然是謊言,還有不到一個小時太陽就會升起,他一點都不希望今晚以被曬得焦香酥脆作結—“我相信你,所以把她託負給你。”

 

通常這會讓那些實習生們驚慌失措,而如果你連從戲弄這些缺乏睡眠的醫學生裡都得不到一點樂趣,你還能上那兒尋求刺激?只是Hank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相反的,他回以微笑,然後說,”謝謝你,我答應你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

 

Alex站了起來,這照理來說應該要有效。他並不是巴菲*對付的那種穿著時髦皮衣的老套吸血鬼,撇除Sean偶爾說上一兩次的渾話他還是有尊嚴的;但他總是穿一些靜默的顏色,而通常他光是踏進他人的個人空間就會把人嚇壞;費洛蒙什麼的,使人汗毛直豎。Hank就只是看著他,目光直直地穿過厚厚的鏡片。這應該要讓他看起來有些奇怪,像個廢物,但反倒使他原本就不小的眼睛看起來更大了。像迪士尼卡通裡會出現的那種,它們根本不該這麼好看但真的很

 

Alex發現自己花了一段時間思考一個人類醫科實習生的眼睛有多漂亮然後,哇,他現在看起來大概一點也不酷。他先移開了視線,這或許讓整件事更糟糕了。

 

“太好了,”他喃喃的說。好了,這很奇怪,Hank差不多早該為了和Alex之間這麼短的距離開始慌亂不堪了。他看起來的確像是焦慮不安,臉上充滿緊張的微笑和小意外引起的脹紅,一邊重複的將眼鏡推到鼻樑上。但顯然Alex沒辦法讓這發生,真他媽可悲。”那我該走了。”

 

Hank微微點頭以示回復時沒有擺弄著手上的病例,甚至沒有任何輕微的顫動的跡象。這不公平,Alex可不想當他們之中那個倉皇敗退的人,但他一點辦法也沒有。走出去時他又越過肩膀回頭了好幾次,看到Hank正幫著他的晚餐坐到輪椅上準備送往急診,不過Hank似乎沒有注意到他正被注視著,一次也沒有抬頭。




----------------------------------------------------------------------------

註:

*巴菲:魔法奇兵(Buffy the Vampire Slayer)裡的女主角。魔法奇兵是一部風靡美國的電視影集,於1997年開播,2003年完結。影集描述女主人公巴菲·安妮·薩莫斯,一位被命運選中的女孩與吸血鬼、惡魔,以及黑暗勢力對抗的過程。



/

這邊大概是六分之一。上帝保佑我。

一個Alex嚇不到人很不甘心的故事。是2012年的文了。翻的也不好,如果有機會請一定看看原文,翻了以後真是美感盡失。

有鑑於萬聖節剛過滿一個禮拜想說剛好可以充數發一發,吸血鬼AU耶!!!!